1. <mark id="kci7g"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探尋國人家譜尋宗路:20多年前家譜是一種禁忌

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6-05-19 來源:電子家譜 作者:中國家譜網 訪問量:7475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譜尋宗 重建家風的坐標   對家庭、家族的信仰,是中國人的精神特征,也是民族的文化特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家譜尋宗 重建家風的坐標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家庭、家族的信仰,是中國人的精神特征,也是民族的文化特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/山旭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人的完美世界從來不在天國,而在家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辜鴻銘所稱,在中國“真正與別的國家的教會宗教里的教會相應的真正組織——是家庭”,而且“在中國的國家信仰里面,讓人、讓中國的普通大眾遵守道德行為準則的啟示之源,真正的動力是‘對父母的愛’?;浇探虝诮痰慕虝?,說:‘愛基督?!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寅恪在《天師道與濱海地域之關系》中說:“家世信仰之至深且固,不易湔除,有如是者。明乎此義,始可與言吾國中古文化史也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類似的意思,在國家領導人的話語體系中,則表述為:“家庭是社會的基本細胞,是人生的第一所學校。不論時代發生多大變化,不論生活格局發生多大變化,我們都要重視家庭建設,注重家庭、注重家教、注重家風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歷經革命與立新,但即使在傳統文化最低谷的時期,對于家庭和家風的信仰仍存在于中國人的內心底層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在物質極大豐富之后,對家庭、家族的信仰,作為中國人獨一無二的精神特征而再度得以申張和發揚,并彰顯為民族的文化特質之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傳統中國社會以倫理和家風——它在很多時候直接表現為家族法——維系,其社會基礎是宗族式家庭。如學者余世存所形容,當下中國的“家”已經從傳統四世同堂演變成二世或一世家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陳寅恪所稱贊的“士族之特點既在其門風之優美,不同于凡庶,而優美之門風實基于學業之因襲”,第一,當今世界已無“士族”“家族”根基,其次,經過數十年西學東漸、國家變化,也很難有“學業之因襲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今日中國生成現代家風,既是情非得已,亦是情勢使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代家風,必然無法脫離中國傳統的家族、家風。1978年以來,中國社會復蘇的一個表現,就是漸漸地重新燃起了對家族的認同。千百萬人奔波于華夏各地,聯絡宗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種文化認同,是在國家認同、民族認同之外建立的新身份認同。它又與國家認同和民族認同鏈接,完整構成了一個中國人自大而小、由國到家的坐標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中國,沒有一部家譜不會牽連國運興衰、不以大時代變遷為背景;也沒有一部正在編修的家譜,會忽略祖先在國運中的角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已不太可能再回到以龐大家族為基礎的社會,中國人重建家風之路也還很漫長——僅僅20多年前,作為家族、家風基礎的家譜,還是一種禁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及至今天,中國人對于家譜的認識仍然模糊。對于大多數人來說,它可能還是富庶者或名門望族的專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尋根者卻似乎已在追尋與恢復家譜的艱難之中,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寄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現代國家畢竟將法律和科學、公共教育等作為治理基礎,家族與家風則歸結至“家教”范疇,成為現代國家國民養成的重要途徑。至于在傳統文化中向無多言的“自由”、“平等”等觀點,則需要在現代家風的形成過程中被更多強調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此身何處來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死亡,是擺在尋譜人面前的生命常態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瞭望東方周刊》特約撰稿王斯璇 記者鄭秋軼/山西太原 北京 山東新城報道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甯長占倒下的瞬間,世界仿佛靜止了?;琶ξ顾幍睦习?,亂作一團的人群,身下被刨得凌亂的泥濘雪地,一切都遠得不切實際。只有眼前這村碑,他死死盯著、死死盯著,再也離不開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書:“明末甯姓由小云南遷至小皂,后老大、老三、老五、老六四兄弟遷此,取名大甯村?!?nbsp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甯長占向《瞭望東方周刊》回憶起這一幕:“那一刻,我死而無憾?!?nbsp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中國民間修譜人中的一位,甯長占在2003年挖出了關系祖先遷移的關鍵證據:被埋在地下的村碑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年剛剛60歲的甯長占老淚縱橫,難掩激動,心臟病復發,當場暈厥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子知分曉,此身何處來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少修譜人,仍走在尋根路上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族的執念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甯長占永遠不會忘記那“神圣的一夜”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5年,春節前的冬夜,黃帝陵的出山路黑漆漆的,只有手電筒一束孤零零的光柱,寒風卷著枯葉呼嘯而過,兩側的高大松柏驟然作響,一片肅穆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心臟不好的甯長占再次心跳過速,強忍著腳被磨破的痛楚,和老伴牽著手,沿著山路一步一步走向幾公里外的黃陵縣縣城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午3點半,兩人從1600公里外的遼寧營口趕來。為了第二天一早趕去云貴,甯長占拿著介紹信和身份證,懇求景區管理人員允許他們進入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行的目的,一是為了搜集此處有關先祖的碑文,二是“身為炎黃子孫”拜謁黃帝始祖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帝陵前,甯長占虔誠跪拜,原原本本地敘述了一遍修家譜的夙愿。老伴打著手電,他把碑文資料用相機一一拍下來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車、無人,晚10點回到縣城……這不過是甯長占近50年尋根歷程的一個情景。臨走時,甯長占帶了一抔黃土,陪伴他走過漫漫尋根路?!斑@是給我自己的,更是給整個家族的?!?nbsp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甯長占對于家族的興趣,源自兒時聽到的始遷祖甯九德的故事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順治八年,山東天災連綿,甯九德擔里挑著兒女、背上伏著雙親,一路經過濟南、天津、錦州,逃荒至遼寧營口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甯長占修譜以前,這些故事只在甯氏一族中口耳相傳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家的家譜早已失傳?!边@使始遷祖那段搭窩棚居住、給人扛活賺錢、和雞鴨同用同喝坑塘臟水的艱難歲月,在不同族親的講述中變得支離破碎。而且,甯長占這輩還耳熟能詳,后代已難言完整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當初始遷祖為了活命那么拼死拼活,你們年輕一代卻一問三不知!”甯長占眼中開天辟地般的祖先遷移故事,就要這么被歲月遺忘了?!斑@本是我們老甯家的精神,子子孫孫就應該延續下去?!?nbsp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與這個宏大愿望相比,更現實的是,那時占全村人口近四分之一的甯氏一族雖然稱兄道弟,但輩分混亂,更道不清誰近誰遠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山西平原的辛存壽來說,修譜本身就是家族精神的傳承:對祖先的敬重,對家族的尊重和傳續。修家譜的執念,也被辛存壽認為是從爺爺那里傳下的最大財富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家上一個家譜是1941年修的,修譜的人全都不在了,譜里記載的人現在最小的也已經70多歲了?!彼麑Ρ究浾哒f,上世紀30年代,祖父辛兆仁聯合村中最有文化的長者辛在勤,用兩年農閑時間早出晚歸,補上了辛氏中斷的80年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一代的家譜主要從碑文中找線索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西的冬天漫長、寒冷、干凜。秋收結束,辛兆仁拎著水壺出門抄碑,“碑文上都是土,你爺爺得用水一點一點擦干凈,再抄下來。他能認識多少字?那就描嘛。一直要抄到清明前?!蹦棠棠Υ曛p手,不知給兒時的辛存壽講了多少遍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父親一度也想延續家譜,但只讀過四年書,實在無力勝任?!毙链鎵壅f,“我開始修譜時,我爸還活著,也幫我張羅統計人數、找資料、校稿子。他死前家譜雖未付印,但初稿已基本成型,他都參與了、見證了,非常滿意?!?nbsp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修譜源自一次偶然的回鄉聚會,辛存壽和辛在勤的孫女對于修譜的想法一拍即合,“既然爺爺做過同樣的好事,這個責任就由我承擔下來?!庇谑?001年他開始行動,“作為孫輩的我們繼續來做修譜這件事,這種執著是一脈相承的?!?nbsp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像個地下工作者”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樣是修譜人,山東新城的王毓棠一直致力于家族仕宦史的考證。他曾整理出一本《新城王氏仕宦錄》:“考取功名的有1000多人,文武進士都有?!?nbsp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毓棠的直系先祖是王象兌。傳說,他任陜西米脂縣令時,李自成任該縣捕快。因辦事不力,李被王象兌杖責。李頓足長吁,堂瓦驟落。王象兌嘆道,李非碌碌之輩!于是告老鄉里。李自成起義后,下任知縣被割頭祭旗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一傳說一直在王氏家族中流傳,但未見文字記載?!蓖踟固挠X得,歷史的神奇之處在于,“如果李自成殺了先祖王象兌,就沒有我了?!?nbsp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有五朝元老、官至兵部尚書兼薊遼總督的王象乾,“曾與張居正、袁崇煥同朝為官?!读凝S》中的《大司馬》也是王象乾的故事。其正史上卻鮮有記載?!蓖踟固母嬖V本刊記者,核實這些祖先為官的身份并非唯一目的,他們為官的政績與造福一方、載入國家的歷史,希望可借以引導族人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較王毓棠和其他人,甯長占是中國民間修譜人中行動的先鋒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立志捋清家史的舉動始自上世紀60年代末。30歲的甯長占在先祖甯九德墓前明志:盡畢生精力,編寫遼南甯氏家譜,以敬祖先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彼時特定的社會氛圍中,甯長占開始悄悄尋訪。周末獨自一人騎車百里,在附近幾個縣挨家挨戶拜訪甯姓后代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太爺爺、爺爺都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相熟人家和他偷偷聊上幾句,但稍微謹慎一點的,立刻變了臉色,默不作聲開門送客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里人更害怕受牽連,甚至阻止甯長占出門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像個地下工作者?!卞搁L占如此形容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他調查目的很簡單——先找到老家譜,這樣一切就都有了參照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“破四舊”的沖擊中,不懈努力了兩年,甯長占終于在近村一戶人家得到了被“保密”的老譜——清光緒25年抄錄的兩本甯氏“宗祠書”,本支系始遷祖甯九德遷移東北后尚存的唯一書證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到后卻如冷水澆頭,“只是一個最簡單的世系表,七八代人名,沒有任何具體記載,還是殘缺不全的?!彼貞?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家譜記載了家族的歷史,有了家譜才能講清本族源流,才知根脈所處之地?!卞搁L占對《瞭望東方周刊》說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標簽 標簽:

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| 工藝流程| 成功案例| 服務保障| 免費網絡家譜| 聯系我們| 凡快家譜研究院

  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湖南省長沙市開福區開福大道180號濱河嘉園6棟402 網站備案:湘ICP備15020126號

                    電話:185-7771-7773 電子郵箱:Server@FankHome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22 湖南匯金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kci7g"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幻女bbwxxxx另类_国产精品va尤物在线观看_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无码_孩交bbwxxxx